肝癌晚期患者

满船清梦压星河。
老福特新人,更新巨慢。
开学长弧:)

【巍澜衍生/罗庸】山河英雄


#罗浮生x冯庸
#高度ooc预警,没看过原剧的盲摸
靠着看了三十分钟的许你 两个人设和一颗的真心摸出的产物(。
#建议配用Bgm《Visions of Gideon》-sufjan Stevens(不要觉得歌名太长懒得找,这首我推爆qwq)


第一次见那人,是在喧闹的隆福戏院。
台上画着花脸的戏子咿咿呀呀地唱着戏,长袖一甩,绵绵不绝地诉着哪时的哀婉情动。
突然人群中熙熙攘攘地热闹起来,盖住了台上的声音。
被打断了看戏的冯庸探身去看下边的喧嚣。
几个青年围着一个人,尝试伤他分毫,却一直不能近身。
不停有人被扔到一边,砸到桌子或椅子。
突然其中一个青年掏出了枪,紧逼那人的鼻梁。
整个戏院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那人直视枪口,眼神里深邃明亮,抹一把脸上溅到的鲜血,忽然就笑了。
“戏,一旦开唱了,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这是隆福戏院的规矩,也是我罗浮生的规矩!”
声音洪亮,又带着几分玩世不恭。
响彻隆福戏院。
罗浮生身后的那群挑事青年又躁动起来,开始缓缓向他靠近。罗浮生不去理会身后的动静,而是紧紧盯着拿枪的男人。他还没出手,犀利的眼神就已经把对方逼得节节败退,在那人还在犹豫担忧之时,一个反手就把对方的枪夺过来,揽过那人的脖子,利落转身,枪口对准了身后悄悄靠近的那群青年。
局势扭转。

站在看台上的冯庸微微挑起了嘴角。
好身手。

挑事青年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吓了一跳,不敢动弹了。
一时间戏院内静静的,听不到什么声音。
咔哒。
罗浮生突然松了枪,只留一根手指吊着板机玩儿一样地转着它。
抬眼看了看对面吓得不敢出声的小青年,罗浮生又笑笑:
“要挑事,得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隆福戏院,就是我罗浮生的地方。”
“只要我罗浮生在,隆福戏院就进不了小人!”
罗浮生啪地一下把枪拍在木质的桌子上,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

冯庸一拍看台扶手。
有意思。
罗浮生,我记住你了。



冯庸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缭绕的烟雾,有空灵的嗓音在轻唱。
冯庸站在一条路的尽头,身后是暗涌翻滚的河水。
重重迷雾中突然伸出一只手。
冯庸努力去抓,却抓不住。
心间被突如其来的悲伤填满了,一只无形的压力让冯庸跪下来,眼泪无声地滴下,铺满整张脸。
身前的迷雾被阳光驱散了,罗浮生在若隐若现的光线中向他伸出手,粲然一笑。
“我好想为你战死沙场。”


梦,无疾而终。
冯庸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家灰白的天花板。
自嘲般笑笑。
这叫什么?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是一个预言吗?
或者两者兼而有之,相辅相成?

再见罗浮生,又过四五春秋。

那天本来冯庸约好要跟张学良一起去东江那家牛记生煎,却临时被通知要去天香阁安排任务,只好拜托张学良帮他稍一袋包子去。
同时,罗二公子也接到消息要去天香阁跟新政委接头,走之前打算带袋包子在路上吃。
好巧不巧,张学良到店拿走了最后一袋包子。
两个人尴尬地对视几秒,张学良欠一欠身:“不好意思先生,这最后一袋包子就留给你好了,我还有事赶着先走了。”
罗浮生来了兴趣:“是什么事能让你放得下这牛记生煎赶着去?”
张学良一笑:“有个聚会在天香阁。”
罗浮生把手一拍:“巧了,我也去天香阁。”大手一挥,“刚好,搭个顺风车呗。”

所以张学良到天香阁时不但带来了散发着热气的生煎,还带来了冯庸日思夜想的人。

“浮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新上任的西北政委,冯庸。以后你们两个就是搭档了。”
罗浮生礼貌笑笑,伸出手:“罗浮生。”
“冯庸。”
冯庸端起桌上的酒杯:“抗战必胜。”
“抗战必胜。”

走出天香阁,罗浮生伸手把纸袋递给冯庸。
“抢了你的包子,下回请你看戏。”
冯庸接过纸袋,又掏出一个给罗浮生:“一言为定。”
罗浮生叼了包子上车凌尘而去,只留下冯庸一个人站在原地凝望着那个远去的身影。
“罗浮生,我们两个,缘分不浅啊。”

两个人就这么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共事。
很多年,冯庸都以为他们能一直一起并肩作战。
直到有一天罗浮生来找他。
“我要上前线了。”
罗浮生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你去意已决?”
罗浮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抬起头又笑了,只是眼睛里亮亮的好像盛了点晶莹的泪。
“冯庸,我不做英雄……谁做英雄?”
“罗浮生,你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请我看场戏吧。”

偌大的隆福戏院里,进行着两个人的盛会,高唱着两个人的离歌。
罗浮生起劲嚼着欧产的口香糖,冯庸大口大口地灌着威士忌。
罗浮生突然吐了嘴里的口香糖,一把抢过冯庸手里的酒瓶:“你不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吗,还想进医院啊?”
冯庸不答,呆呆地看戏。
罗浮生自己喝了几口酒,又说:“现在我倒是有点盼着打仗了。”
“冯庸,我好想为你战死沙场。”
冯庸身体一震,多年前的梦境与现实重叠。
他看向罗浮生的眼睛。
清亮的,是醉人的美酒,是声色和犬马,是山河与岁月,是冯庸拼了命也要守护的星光。
大概是威士忌太浓烈了,又或许是那晚的风吹得太燥了,吹乱了冯庸的心弦。
罗浮生感受到冯庸的目光,回头一笑,只看见冯庸的眼睛里都是自己千万万的模样。
就是这一笑,冯庸彻底沦陷了。
罗浮生感受到他身上强烈的酒气,双手突然被攥住了。
冯庸喘着粗气靠近他。
“罗浮生,你就是我的命。”


罗浮生上了前线以后,还经常跟冯庸通信。
“冯庸亲启:今天的太阳特别大,树上的青梅都熟了。你不是说你会酿青梅酒吗?我摘些给你寄回去,今年夏天之前我要喝到你做的青梅酒。”
“浮生亲启:你的青梅收到了,已经泡上。最近冯庸大学也差不多开学了,还在招生中。你那里天气转冷了,记得添衣。”
……
诸如此类。


又过一年。
罗浮生的青梅已经酿成了酒,冯庸连酒带信一起寄了出去。
“浮生亲启:你要的梅子酒已经酿好,尽快喝完,否则只有喝梅醋的份。顺便,隆福戏院的情况日渐益下,恐怕难以保全。浮生,戏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冯庸刚从邮局回来,就接到了来自前线的加急信。
冯庸笑得开怀:“我还没有寄信呢,他就等得不耐烦了?”
边打开信,却看见了他再也不想看见的文字。
“冯庸校长亲启:我们十分悲痛地告知您,罗浮生同志在昨日的战斗中表现突出,以一敌百,但由于我军不敌敌军的自杀式攻击,罗浮生同志乃至整个连全部壮烈殉国,无一生还。”
冯庸抹了一把脸,拿着信纸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他闭上眼睛,任由眼泪在脸上流淌。
“罗浮生,你还真是说话算话。可是……可是,你连一句再见都不跟我说吗……”
“罗浮生,你还真是要我记你一辈子啊。”


很久以后,冯庸还是会想起罗浮生。
他就像他用尽了青春年华去做的一个梦,这梦似醒非醒,占了他半生的岁月,让他把罗浮生这个人刻进自己的骨肉里,每一寸肌肤里,每一次呼吸里,最后跟他的灵魂融于一体。
罗浮生是战火纷飞的年代给他的唯一温存。
现在的冯庸,到底是冯庸,还是罗浮生?或者两者都是?
冯庸也说不清。
或许那个以前的冯庸已经随着罗浮生肉体的死亡而死去了,而现在的冯庸只是撑着冯庸的肉体,替罗浮生继续看着这个人间罢了。


1949年10月1日。
冯庸接到隆福戏院要倒闭的消息,赶着去看了最后一场戏。
台上的戏子都倾了自己所有的才华,这最后一场戏,每个人都是全力以赴。
台上花腔婉转,衣香鬓影。
他们唱的是这个时代的挽歌。
曲中,突然接到了解放的消息,新中国成立了。
戏院沸腾了,无论台上台下,一片呼声,人们都拥抱在一起。
秉着曲终人才散的念头,台上的戏子还在唱着,但是声音早就颤了,人人泪流满面,挥起的水袖荡起的是新时代的希望。
冯庸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双鬓早已斑白的他,氤氲的水汽湿了眼眶。
他喃喃着不知对谁说的话。
“浮生,你看,我们的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END-


叨逼叨两句:
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
让罗庸领了一点巍澜的剧本
不过换做冯庸先注意到罗浮生
然后握手那一段可以脑补巍澜初见的握手

我自己写才体会到沈教授当时的心情
盼了很久的人
终于见面
然而你第一次见他是多年前
他第一次见你是很多年后
(玻璃渣美味吗嘻嘻嘻嘻嘻






















【巍澜衍生-裴面】十年一会

#裴面HE放心食用
#建议配合bgm《吾妻》-李雨(我就是听着这个码出来的
#老福特新人,多多担待❤️


中元时分,鬼气最盛。
日落西山,金山寺刚响过晚钟。
暮地,寺内烛光俱暗。
正专心诵经的裴文德并没有发觉光亮在自己身前多停留了大约一刻钟才殷殷熄灭,只觉得身旁呼地一声,有不明邪物盘踞在脚边。
裴文德眉头一皱,却没有停下诵经的声音,反而攥紧了佛珠,念得更加虔诚起来。
脚边的邪物化做一阵黑烟,黑烟散尽,白袍银发的男人站了起来,剑眉星目,白齿红唇,只是额间一点朱砂痣猩红可怖。
扑面而来的邪气实在浓重,裴文德不得不停了下来,睁开眼睛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你是?”
闻言,白衣男子缓缓俯下身来,凑近攥紧了佛珠的小和尚,朱唇微启:“‘欲得光明,先尊黑夜’,”挑逗般地在他耳边轻笑出声,嘴角挑起一个勾人魂魄的弧度:“我的名字,夜尊。”
裴文德也笑笑:“这与我无关。只是这金山寺之大,为何夜尊大人单单找上我呢?”
夜尊没有回答,拂袖起身道:“今晚有一场盛大宴会,不知小和尚能否赏脸一去?”
裴文德轻轻摇摇头:“晚上寺庙有祭祀活动,需要我参加,恕不奉陪。夜尊大人请回吧。”
夜尊闻言并没有显露出失望的表情,只是耸了耸肩,语气里带着点惋惜:“也罢。只是可惜了一场好会。”语毕,白袖一挥,顷刻间消失在镀了金的佛像后,只留下一小团黑烟,转眼也散尽。
裴文德对着佛像慈祥的圆脸呆望了一会,又幡然醒过来,低头自嘲般笑笑,轻声念了句阿弥陀佛。
怎么回事,平日话语不多的裴文德居然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鬼王讲了这么多话。
夜尊是鬼王,他知道的。
夜尊一靠近就会骤然下降的温度,伏在脚边的邪气,如此种种现象,全指向了一件事—
夜尊是鬼。
不是人,不是妖,不是仙。
是鬼。
极阴极邪之物。
可若是寻常的鬼,邪气浓厚逼人,也没有那样的尊贵气息。而夜尊身上,不仅没有那么重的煞气,还散发出一种邪魅的气质。


自中元节那天过后,夜尊常常会来找他,裴文德也习惯了夜尊的神出鬼没。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夜尊在说话,裴文德就坐在一旁听着,微笑着焚香或是念经。夜尊也不在乎裴文德是否在听,只是自顾自地讲着,就这样,两个人可以坐上一整天。其实裴文德心里是愿意听听夜尊讲话的,听听他讲山下的故事,讲林间的风声,讲阴雨天会蹿出洞穴的狐狸。
但是夜尊从来不讲自己。


有一天,夜尊来得很迟。
以往,若是要来金山寺,夜尊必定在第一次鸣钟之前先溜进裴文德的寮房,催他起床去鸣钟,然后再陪他说上几乎一整天的话,最后坐在裴文德的寮房里听他鸣完最后一次钟才回去。
但是今天直到裴文德诵完了晚经都还没来,裴文德点了蜡烛,在清冷的月光下又等了他两个时辰,最后实在支撑不住了,才坐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檀木桌上的红烛早已燃尽,积下的蜡凝成块状。裴文德赶紧续上蜡,烛光晃在他的脸上。夜尊不会真的有事了吧。他把眉拧成川字,尽力平静下来。然而无论如何,心里的那个思量就是赶不走。
只是萍水相逢,他走就走罢。裴文德一遍遍劝自己,换来的却是加倍的担心。
这下睡意全无了,裴文德坐下准备念遍经,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他又站起来踱到窗边,门却突然开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在杳无人音的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裴文德赶忙跑到门前,夜尊的一头银发被冷冽的月光染得雪一般发亮。夜尊踉踉跄跄地跌进门,裴文德把他搀起来,却被夜尊冰冷的体温吓了一跳。
夜尊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那张脸依然妖媚俊美,只是多了张面具。金色,跟白衣的他是那么的相配。注意到裴文德在打量着他的面具,夜尊自嘲般笑笑,眸子里透出陌生的冰冷:“怎么?怕了?”
裴文德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急忙低头撇开视线,放开夜尊,关上了门:“没有。你……回来了。”
没有质问,没有绵绵不绝地诉说自己的忧虑。他不问夜尊为什么戴上了面具,不问夜尊这么晚才来的原因,不问夜尊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他变成一个对他这样冷漠的人。裴文德就是这样一句“你回来了”,平静得好像夜尊只是出门上集市买了个花灯。
夜尊坐在地上蜷成一团,抱住自己的腿,长叹一声:“是啊。就是这样的夜尊,回来了。”
裴文德现在只知道一件事,他日思夜想的人儿回来了,而且现在就坐在他旁边,他一伸手就能揽住他单薄的肩膀。
这肩膀现在坐在这样冰冷的地上,轻轻颤抖着。裴文德承认,自己是心疼的。他把夜尊扶到自己的床上,起身沏了一杯茶。
夜尊捧起茶一饮而尽,但是身体似乎没有回暖。他呼出一口白气,又笑了:“你有没有尝过被至亲抛弃的滋味?”
裴文德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而是从红漆柱子后面取出一壶清酒,放在蜡烛上温热了,倒进夜尊的茶碗里。
“喝吧,酒消愁。”
夜尊端起酒,一口气喝完,又抬头看着窗棂外的月亮,眼睛里冒起了迷迷蒙蒙的雾气:“同是兄弟,一个生来就是英雄,而另一个就连存在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错误。”
裴文德也给自己倒上一碗酒,喝掉:“你醉了。”
夜尊回过头来看着他,笑得凄凉:“是啊,我醉了。要是可以一直这样醉下去就好了。”
裴文德再也忍不住,一把把夜尊揽入怀中,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捂不热夜尊的体温。
夜尊躺在裴文德的腿上,眼睛亮亮的。
“阿裴,你真的没有担心我吗?”
裴文德听见他这样叫自己,心里募地一动。
“你再叫我一遍。”
“阿裴。”
夜尊仿佛觉得好玩一般,一遍遍叫起来:“阿裴。”
“阿裴。”
“阿裴,阿裴啊。”
“我好喜欢你啊。”
裴文德突然伸手摘了夜尊的面具,夜尊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裴文德的唇已经欺了上来。
“佛曰:不可说。”
“阿夜,我也醉了。”


隔日,裴文德是被林间的鸟叫吵醒的。
头疼欲裂。
不该喝酒的,那桃花酒不是一般烈。
他用尽力气支起身体,寮房早已不见夜尊的身影。
昨夜的杂乱已经被收拾好,檀木桌上只留一张黄纸。
裴文德摸索到桌边。
“阿裴,你我殊途。今日就此别过了,安心修行,我不再来。”
裴文德攥紧了黄纸,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你可真是绝情啊……夜尊。”


再日,灵佑禅师突然传唤裴文德。
裴文德迈步走进烟雾缭绕的大殿。
“文德,我时日不多了。今日我就把话讲明了。”
裴文德默默坐下,不发一言。
“我有意传位于你,只是此时不适。”
裴文德明知故问:“师父此话怎讲?”
“你有了尘心。可是有了牵挂的人?”
裴文德没有表情,淡淡说:“确实。不过缘分已尽。”
灵佑禅师翻开一卷禅书:“文德,你虽已破戒,但若有归心,仍可即位。”
“只是,这尘心一起,不易唤回。”
“你愿意吗?”


很久以后,裴文德还是会想起那天。
“你愿意吗?”
他的答案是:“师父,文德不愿。”
“听他说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
“慧弥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文德去意已决,还请师父不要为难文德。”


下山的那天,裴文德脱去了纳衣,已经留起来一段头发。
现在的裴文德,是辑妖师。
青衣飘飘,绾起长发,手持一柄利剑。
我想亲自去看看你口中的山下,外面的世界。
夜尊,你不来,那么我去。


又是一年中元节。
裴文德又回到了金山寺,那段孽缘开始的地方。
金山寺仍然人山人海,前来祈福的人络绎不绝。
裴文德混在其中,也点起一盏河灯。
“你看啊,夜尊。我寻不着你,还你一场盛会如何?”
他自己念念叨叨地讲完,放了河灯,看着它飘飘荡荡漂向远方。
突然一只手拿着一只冰糖葫芦伸到他面前。
“好啊。”
裴文德突然就笑出了声:“好久不见,夜尊。”
“好久不见。”
那人还是一样的意气风发,眉眼如故。
裴文德接过冰糖葫芦。
“我看过星象,今晚有大雨。”
“夜尊,我们去看雨。”
“好。”



起初
你拉我一起看雨
大雨里百鬼夜行
我们混在其中
比鬼还高兴
—李诞


-END-